化工塑料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受益IPO扶贫政策森霸光电实控人成大赢家

图为赊店老酒酒厂生产车间。

图为赊店老酒建于社旗县新区的“生态园”,工人在酒厂外晒高粱。

图中牌坊为赊店老酒公司所建。

落户河南南阳社旗十一年后,森霸光电获得了优先上市的机会,森霸光电有望借IPO扶贫的绿色通道登陆创业板。

根据公司2015年底披露的招股书,森霸光电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预计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8000万股。保荐机构为长江证券。

作为贫困县招商引资而来的企业,森霸光电在社旗县扎根并发展的十余年中颇受“爱护”,仅招股书披露的2012年至2014年间,公司就连年享受当地政府财政支持,包括专项资金补贴和税费减免,受益金额总计超过千万。

如果顺利完成所有的IPO动作,社旗这一国家级贫困县不仅将诞生首家上市公司,还将完成一次大型“造富”:社旗当地颇为知名的单森林及其家族,将实现他们财富的进一步跨越。

9月23日,森霸光电董秘封睿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时值IPO特殊时期,出于谨慎考虑,不便接受媒体采访。“待上市事宜最终落定之后,才能对相关问题进行回应”。

【概况】

离开深圳转落贫困县累计优惠占净利26.62%

“严格意义上讲,森霸不算是社旗自己孕育的企业,是十几年前政府通过对外招商‘请’回来的。”南阳当地某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官网上自我介绍称“南阳森霸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是香港鹏威集团(公司)旗下企业,2004年从深圳转移至社旗。”

森霸光电为何离开工商业发达的深圳特区,转而落户国家级贫困县社旗?对于当年招商引资的具体细节,社旗县宣传部部长杨银鹏已经回忆不起来了,“应该是看中了我们县的投资环境。”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社旗,在十几年前究竟以哪些投资优势吸引了森霸?根据公开信息似乎无从总结,但政府的重点帮扶和支持是其中绕不开的一部分。

公开资料显示,南阳森霸光电成立于2005年,位于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城关镇,公司主营光电产品,“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及服务于一体的专业的光电传感器供应商”。

据公司已经公布的招股书显示,2012年至2014年期间,公司每年都获得政府财政补助,其中,2013年获得“社旗县上市优惠奖励资金”579万元,占当年利润比例达17.33%;2014年获得“社旗县上市辅导奖励资金”621万元,占当期利润比例约17%。

除此之外,截至招股书披露前,森霸光电拥有高新技术企业资格,享受按15%的税率计缴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政策。报告期内,公司所得税优惠累计上千万元。

综合上述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2012年至2014年,森霸光电累计所获得的优惠阜新癫痫医院在哪占当期净利润比例分别为18.35%、26.84%和26.62%。杨银鹏告诉记者,作为社旗当地优势企业,森霸的上市颇受政府重视,也已筹备多时。

2014年3月,在社旗县政府关于财政预算执行情况的工作报告中,对森霸光电等企业的税收返还及政策奖励情况,成为汇报中重点提及的内容。在对于未来工作的安排中,提到了“特别是支持森霸光电尽快上市”。

【计划】

生产线放在贫困县研发环节在上海和西安

9月22日,记者前往位于社旗县香山路的森霸光电产业园进行探访,该厂区门禁严格。

厂区保卫人员称,“这里面管得很严,公司以外的人不能进”。透过护栏,可以看到厂区内部有着公园式建筑,目测是职工宿舍楼的外面晾晒有衣物。保卫人员告诉记者,该厂区里主要是“工厂、生产线工人”。

森霸光电相关人士以公司正在筹备上市、领导繁忙为由,婉拒了记者“参观”的请求。公开资料称,这一工业园占地约100亩。

除位于南阳市社旗县的这一总部外,森霸光电还在多地设立了分支公司或机构。从公司公开的自我介绍来看,森霸在各地的分工明确:“成立十年来,森霸光电在河南南阳建立了十万平米独立工业园区”,而研发的主要环节似乎不在社旗当地——“在上海和西安拥有现代化先进研发工作场所”,深圳、宁波、温州三地则“成立了完善的仓储、销售团队”。

有当地工商业人士认为,社旗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十分有限,“森霸的效益在我们当地虽然还不错,但或许是因为设在贫困县,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人才的加入。这可能也是森霸过去把研发的重头放在外地的原因。”而社旗本部长期作为生产的主要基地,则有可能是基于“贫困县当地的廉价劳动力”。

据已有数据估算,森霸职工总人数为73葫芦岛癫痫医院在哪7人,其中生产人员为575人。如按照去年上半年“直接人工费用”231.57万元计算,平均到每位一线工人身上仅为0.4万元,平均到每人每月仅666元。

从已披露的招股书来看,本次上市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森霸光电将用于投资三个项目,分别是“智能红外传感器扩产项目”“可见光传感器扩产项目”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三项目合计投资约1.96亿元。这三大募投项目将全部设在社旗县当地。

前述工商业人士认为,成为上市公司后、不差钱的森霸光电,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将会大大增强。招股书显示,在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中,森霸光电称将力争跻身国际领先传感器制造企业。公司同时表示,实现规划面临的困难之一是资金投入不足。

2012年、2013年、2014年,森霸光电营业收入0.99亿元、1.03亿元、1.22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24亿元、0.29亿元、0.3亿元。

【资本】

老板旗下“赊店老酒”也被列入重点上市扶持名单

对于社旗县当地的普通居民来说,很多人不知道森霸光电的老板是谁;但是提到“单森林”这个名字,便几乎无人不晓:“赊店老酒的老总嘛”。

“赊店老酒”为社旗县当地最大的白酒企业,同时为河南省著名品牌,在河南当地,“赊店老酒,天长地久”的广告词数十年来深入人心。

根据森霸光电披露的招股书,森霸光电第一大股东为持股37.35%的盈贝投资,实际控制人为单森林,持有盈贝投资24.78%股份;此外,单森林通过香港鹏威间接控制公司31.88%的股份,通过辰星投资间接控制公司21.86%的股份,合计控制森霸光电53.74%的股份。辰星投资的出资情况显示,单森林及其女儿单颖,父女两人持有辰星投资全部股份。而在森霸光电第一大股东“盈贝投资”的股东名单中,不乏诸如“实际控制人二弟的配偶”“实际控制人四弟媳的哥哥”“实际控制人的姑姑”等身份的股东。

除“森霸”之外,单森林个人还同时控制或持股多家公司,其中,单森林持股赊店老酒40.43%,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并拥有五谷神农、汇众置业、香港英宝、香港鹏威、鹏威国际、辰星投资、盈贝投资等多家公司。

森霸光电成功上市后,单森林本人及其家族将成为最大获益方,与此同时,单森林的“赊店老酒”也已经走在通往资本市场的路上。目前,赊店老酒也被社旗县政府列为重点上市后备企业的扶持名单。据社旗县政府相关人士介绍,赊店老酒历史上为国企,2009年,单森林通过竞标获得了参与该企业改制的机会,改制后的赊店老酒全称为“河南赊店老酒股份有限公司”。

提到单森林其人,有当地老百姓甚至夸张形容“半个城都是他的”。资料显示,单森林出生于1962年,籍贯为河南省内乡县人。单森林现任森霸光电董事长、赊店老酒董事长、南阳英宝董事长、香港鹏威执行董事等多个职务。

公开资料中,单森林早年的发家史鲜有信息,关于该人物的新闻多是其“从香港归来癫痫病会在什么时候才发作呢”、“安家”社旗之后的事迹。2013年,单森林成为政府举办的“感动社旗”人物候选人,不过最终未能入选。

记者走访了赊店老酒位于社旗县新区的“生态园”,有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该“生态园”约在2010年前后征用耕地建设而成,名义上的“生态园区”实际包含了白酒生产线,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赊店老酒“违规征地建厂”,理由是按照国土部2006年出台的相关规定,白酒和酒精生产线已属于禁止用地类项目。

22日,记者走访该生态园区发现,有不少工人正趁着烈日晾晒高粱,正在劳动的工人表示,这是赊店工厂用来酿酒的。

相比森霸光电,同样在预备上市的赊店老酒目前业绩并不乐观,2014年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仅为109.67万元,2015年上半年,亏损386.28万元。

■ 延伸

社旗“保证2019年脱贫” 这趟政策快车不好搭

假如森霸此次顺利走完所有上市流程,它将成为社旗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首家上市公司。与此同时,包括当地名企“赊店老酒”在内的后备军也开始跃跃欲试,而留给它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还不如媒体知道得早”

“连我们都是看了你们报纸的报道才知道的。”9月23日,社旗县宣传部长杨银鹏告诉记者,自己获知本地企业森霸光电将受益IPO扶贫这一消息,时间是在“前两天”,方式是“浏览新闻”。当地金融办等职能部门也并未知道得更早。

获知消息后,当地政府和企业没有“特别表示”,“现在不兴大张旗鼓搞庆贺了,况且还没有到(上市的)最后一步。企业对这个很谨慎。”面对记者采访企业及当地金融办、招商局等部门的请求,杨银鹏在与这些部门沟通之后婉拒了记者。“现在确实不是很方便”。

“从我们当地政府和企业的角度来讲,这当然是个好事。”但杨银鹏同时称,自己也注意到舆论对于这种政策的不同观点:“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认为这个政策对其他上市企业不公平,是‘拿股民的钱扶北京军海电话总机贫’”。面对记者,杨银鹏回避了对这一政策进行直接评价,也没有特别强调政府在森霸上市过程中的贡献。

据其介绍,该县金融办组建成立距今仅有一年多,而森霸光电的上市筹划已非朝夕,政府成立金融办的目的也并不特为扶植企业上市而来。在森霸上市过程中,当地金融办起的是“辅助作用”。按照杨银鹏的理解,森霸光电此次享受IPO扶贫绿色通道算是一种巧合。“国家政策自上而下,企业自身也一直在筹备上市,等于是时机正好对接上了。”

社旗“全县动员,确保2019年脱贫”

走在社旗县的街道上,其“贫困县”的特征并不突出。9月22日,记者随机走访了该县几个主要和次要的区域,看到县城交通规划井然,环境较为整洁,主要区域中各种商业配置相对齐全。有市民告诉记者,该县是在近几年才发生变化的,过去的社旗工商业落后,多数年轻人选择外出打工,“社会治安不太好”。

从公开信息看,社旗县当地政府把“脱贫”当成重点工作。2015年9月,发表于河南省当地“大河网”的新闻称,“社旗扶贫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今年3月,发表于当地媒体的新闻稿件中称,社旗当地“牢固树立大扶贫工作思路”,全县动员,“确保2019年脱贫”。

如今IPO扶贫政策的出台,根据规定,注册地为“贫困县”是拟上市企业享受绿色通道上市的“前置条件”。按照一般逻辑,企业上市后,将为当地带来更为可观的税收贡献。

杨银鹏告诉记者,根据上级政府的要求,2019年之前,包括社旗在内的河南省内多个贫困县必须完成脱贫。“脱贫任务是分包到每个党员干部的,跟政绩挂钩。”

除了2019年这条“死线”,脱贫压力的另一个来源是一份通知:今年4月份,中组部和国务院扶贫办曾联合下发《关于脱贫攻坚期内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贫困县不摘帽党政正职不调整”。“一天不脱贫,就一天不能调动和升迁。”杨银鹏认为,在这些因素下,当地政府没有理由不把扶贫当做重点来抓。

一边是戴着贫困县帽子所能享受到的现实好处,一边是脱贫任务的迫在眉睫。在这种矛盾下,最好的结果是在2019年脱贫之前,让更多的企业通过绿色通道实现上市。“县里应该也有这方面考虑。”杨银鹏称。

但他同时认为这个过程“很难”。按照规定,有资格享受绿色通道上市的企业必须满足“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等条件,与此同时,社旗县将大概率在2019年摘掉贫困县的帽子。杨银鹏认为,在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下,留给相关企业去达到要求的时间不多了。

欢迎关注腾讯港股微信号“玩转港股”(ihkstock),更多劲爆内容等着你!